陳腔紅梅哪個易逝去。

剧透之王(未完待续)

刚从冷宫里放出来 这份圣诞礼物可喜欢了 和老湿是爱我的 biubiu〜

归隐大师·和灼拙:

【和老师已经炸裂了,漫球球并不听话,打入冷宫一小时】


【未完没续也说不定 哼】






“你爱我吗?”漫球球问道。


“爱呀。”和老师眼睛都不眨地回答道。




 “请你吃薯条。”漫球球有点开心。


“那我请你吃汉堡。”和老师也挺开心。




  啊,主角的名字可能略显奇怪,


  可是没办法,这是她们认识彼此以来更改的第几百个昵称了吧。


  大概神明也记不清了。




“诶,你是说我们俩成了故事里的主角?”漫球球满眼的星星眨巴得极其欢快,然后啪啪啪地敲打着键盘。


“没错,剧透之王就是这么安排的。”和老师高深莫测地发了条新消息。


“那你具体给我说说嘛,故事里的我俩是啥样儿,我先声明我可不要当个脑残和手残喔!”屏幕那边的漫球球咬牙道。


“这可说不准,剧透之王的心思谁能猜到。”和老师咔嚓咔嚓又吃了块饼干。




漫球球和和老师是一对好基友


好基友的定义,喔,难以定义。


她们的名字只是个代码,她们的身份变幻莫测。


不过,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,


那就是,


她们是俩姑娘,中二又偏执的姑娘。




剧透之王终于在这天临幸了她俩。


剧透之王最大的本领就是装逼,没错,就是装逼。


它装逼地站在食物链的顶端看着人类跳脚。




这一天,漫球球和和老师正不知天高地厚地探讨着和老师随口拈来的故事,故事里的剧透之王也充满着非主流气息。


就在此时,真正的剧透之王出现了。




“姑娘们,真正的剧透之王是不会这么容易就被你们猜透的。”电脑突然黑屏了,和老师和漫球球的电脑屏幕上不约而同地出现了这句话。


“......?”电脑前的和老师和漫球球霎时间愣住了。


随即反应过来的和老师拨通了漫球球的电话,“电脑黑屏了没?”


“黑...黑屏了。”漫球球一字一字地说道。


“嘿,我们遇到真的剧透之王了!”和老师语气里带着惊喜。


“等等,你说什么?我...我们真成主角了?”漫球球不觉加大了音量。


“没错没错,你现在就是故事的主角,别挂电话,先陪它一起瞧瞧人设吧。”和老师期待不已。




“你们聊完了?”啪啪声过后,剧透之王又留下一句话。


......


......


“为什么不说话?”


“剧透之王是负责人设的吧,你读不到我们脑里的想法?”和老师无奈地答道。皱了皱眉,这个剧透之王未免也太非主流了吧。


“如果读不到你们的想法,我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。”电脑屏幕上黑底白字显得格外刺眼。


“那拜托你这次帮我改下设定,我不要当脑残,至少不是手残啊。”电话那端的漫球球也出声了。


“本质岂能轻易更变。”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和老师大笑的同时也听到了电话里传来句“泥煤啊......”




“来一次不能白来,你倒是让我也享受一次开挂的人生啊。”和老师想了想向剧透之王提议道。


”诶,我也要我也要。“漫球球附议道。


等了许久,电脑屏幕沉寂在一片黑色之中。


”嘿,这剧透之王是办不到咯。“和老师干脆和漫球球聊起了天。


”大概吧,你饼干吃完了吗?“漫球球在那端继续吃起了薯条。


”还没呢,不过味道是真不错,我打算再买点。“


电话两端咔嚓咔嚓的声音越来越大,好似缠绕在了一起,如果对声音也有种类似于密集恐惧症的症状的话,那么和老师和漫球球现在有点抖。




 ”你们就不提点符合你们气质的要求么。“剧透之王出声了。


”开挂还不符合我俩气质?“


“......”


“直白点吧。”漫球球算看出来了,这个剧透之王脾气不小,装逼本质显现得淋漓尽致。


“譬如你们一直纠结的问题。”


“我俩一直纠结的问题除了没钱易饿不就是怎么嫁出去了么?”和老师苦思冥想了会儿。


“对啊,除了没钱任性我们还能纠结什么问题。”漫球球也有点莫名。


“爱与和平,个体与群体,孤独与自我。”电脑上出现了一行令人汗颜的词语。


“好了,拜拜,您可以走了,我们不需要你帮忙开启新的人生了。”和老师白眼都快翻到天上了。哪里来的非主流,神明和佛祖最近不务正业打牌打疯了么,这种人还不辞退简直是浪费职位。


“诶?漫球球你怎么不吱声了?”和老师忽然意识到从刚刚漫球球吃薯条的声儿就不见了。


“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剧透之王会突然出现,它又为什么说这种话。”漫球球的声音显得格外冷静。


“......”和老师大概无言以对了吧。


“漫球球你不觉得很奇怪么,就算平日里我俩总聊着这些,剧透之王就应该按照这种设定让我们去选择么。正是因为它是剧透之王,我们才有重新选择人设的机会。”和老师低头,脚尖踮着地面转了个圈,屏住呼吸听着电话那端的声音。


“没错。那么你会重新选择人设么。”漫球球似乎又开始吃薯条了。


“为什么不......”和老师道。


“喔,不会的。我也不会。”漫球球轻笑了声。




“探讨完了么,选一个吧。”剧透之王又现身了。


“漫球球,你选吧。”和老师耸耸肩又吃了块饼干。


“诶,咳咳咳咳,那就孤独和自我吧。”漫球球似乎被薯条噎了下,咕噜噜喝了一大口水。




如同科幻片,嗖得一声,和老师和漫球球在这种诡异的场景下进行了第二次面基。


“嗨。”漫球球朝和老师挥挥手。


“嗨。”和老师一脸卧槽,因为俩人太熟倒没有因为这种面基方式而尴尬。


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个诡异的场景吧。


一片惨白。


没错,铺天盖地的白。


简直莫名其妙,让人内心毛躁的白。


倘若是黑,或许还会好的多。


现在唯一有些庆幸的是漫球球和和老师还有彼此。


只身一人的话,可能当场晕厥也说不定。




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漫球球转了几圈,除了白依旧是白,一眼望不尽的白色。


“剧透之王,你还在吗,至少给点提示啊。”和老师冲着无尽的白色大喊道。


“嘭——”一片惨白中掉下了类似于显示器的东西。


“......”和老师和漫球球相视一眼,无奈地抽了抽嘴角,这次大概是真的遇到非主流了,这么狗血的情节也会出现,全当闯关好了。

















评论
热度(4)
  1. 漫是我快递员阿震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刚从冷宫里放出来 这份圣诞礼物可喜欢了 和老湿是爱我的 biubiu〜
© 漫是我 | Powered by LOFTER